In Loving Memory Of River Phoenix & Paul Walker
*****ATTENTION!新开了一个子博“陌君的观影留念册”记录一些零碎的观后感,欢迎您的关注!
……新晋大学狗
这是一个囤积乱七八糟东西的地方
这里小陌,坐标杭州,欢迎勾搭OvO
常年混迹欧美圈的小透明
国产影视史向通通吃吃吃!
文笔渣的写文苦手OTZ
偶尔随手涂鸦
本命墙头一大堆根本写不完
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孙唐】【圣江】无题(上)

对,想不好标题,于是就那么简单粗暴x

背景是大圣归来+西游降魔+西游伏妖,有改动。

OOC不可避免


-----------正文-------------

0.

       那一日的混沌幻境,邪气遮蔽了太阳的光华。

       精巧的空中楼阁化作一片断壁残垣,绿色的山怪和无辜的孩童横尸遍野。

       “现在的你不过是一只没用的猴子。”混沌刺耳的尖笑声犹在耳畔。

       猴子又变回了当年只身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紫冠金甲,红绸飘舞,气宇盖世。

       “大圣,你一定会很多法术吧?我知道,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

       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啊,那小和尚到死都没能看一眼他当年呼风唤雨无人能敌的模样。

       金箍棒只消一击,丑陋的巨虫便灰飞烟灭,却难解孙悟空心中的恨与痛。

       他忽地想起了那天夜里小和尚用圆圆亮亮的大眼睛望着他:“等我把傻丫头送回家,我一定好好念经,因为大圣说如来佛祖会听见,这样我就能求佛祖把大圣的法力变回来了。”

       可是找回一身法力又有何用,终是没能护住想保护的人。

       孙悟空像疯了一样徒手扒拉着废墟,像是忘记了只要一挥棍别说搬走几堵断墙,就算是把整个怪物的巢穴夷为平地都是毫不费力。

       他从乱石中刨出那具已被碾压得面目全非的小小躯体,被缝补过好多次的玩偶也从他毫无生气的手中滑落不知去了何处。

       “你真的是齐天大圣吗?”

       “我们跟着大圣,就什么也不怕了。”

       “大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大圣,大圣……”

       回忆如走马灯般一幕一幕从他眼前飞快地跑过,最后定格在了小和尚那一脸灿烂纯真的笑容。

       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打在小和尚的蓝僧衣上,如愈下愈疾的雨。

       原本已经干涸的殷红再一次被晕染开来。

       “江流儿……”大圣紧紧搂着已经变得冰冷的尸体颤抖,隐忍的呜咽变成了悲恸的嚎哭。

       他是一只石猴,石头做的身子,石头做的手脚,石头做的心。

       他本不知什么是悲伤,被如来在五指山下压了五百年都未曾落过一滴泪。

       如今的他却仿佛被这撕心裂肺的痛苦生生绞成两半,无助和绝望抽干了他身上每一个角落的快活与气力。

       原来,心里受伤比剜肉剔骨更痛,是真的。

       月亮升起又落下,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止住了哭泣。

       孙悟空只觉得自己把这几百年来积攒的眼泪都哭干了,而和眼泪一起流走的,还有那颗因为遇见小和尚而变得柔软的心。

       再抬头时,金红色的眸子里戾气更胜从前。

       一霎间,日月失光,地动山摇。

 

       齐天大圣手刃十殿阎王,从阴曹地府一路杀到南天门,见鬼杀鬼,见人杀人。

       挡路的神仙他灭了一波又一波,暗红色的血河直淌到那玉帝老儿脚下。

       他声嘶力竭道:“你们连一个小小的和尚都不肯救,算什么狗屁神仙!”

       “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有因必有果……”玉帝望着猴妖被杀气浸成赤红色的双眼,却意外地发现里面闪着光仿佛有泪。

       “我去你妈的因果报应!”金箍棒狠狠砸进玉帝脑边的琉璃墙,“那你说说江流儿有什么错?他凭什么落得如此下场?你说啊!?”

       他像疯了一样把玉石做的墙砖捅得粉碎,最后竟抱着自己的脑袋跌坐在残破的台阶上,手中的金箍棒滚落在地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妖猴,你可知错?”他齐天大圣果然是又一次惊动了如来。

       “如来老儿……”只见那平日里嚣张骄傲到了骨子里的猴子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用近乎恳求的目光望着他,“你也没有办法救他吗?”

       “我不能。”

       “用我的命来换,也不行吗?”

       如来缓缓地摇了摇头。

 

       佛祖再一次把齐天大圣压在五指山下,一如五百年前。

       只是这一次,孙悟空没有再反抗。

       因为比起惩罚,这倒更像是一种解脱。

       他放任自己在无尽的虚空中坠落,就像那只从小和尚手里掉落的玩偶。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几乎要死去。

       闭上眼,叽叽喳喳吵得他脑仁疼的小和尚还在一片繁花似锦中朝他招手,小小的身影一点点变得模糊。

       大圣伸出手想摸摸他的脸。

       然后是死一样的寂静和黑暗。

       江流儿,下一世,我还会找到你。

 

       “佛祖,封了记忆又有何用?这猴头总有一天还不是都要记起来。”白衣的菩萨立在莲花心望着那伸长手臂像是想抓住什么的猴子。

       佛祖不可置否地重重叹息。

       “他们是彼此的劫,逃不开。”

 

 

1.

       五指山上的桃花开了五百回,五指山下的猴子终于在鸟儿的啼鸣中苏醒。

       齐天大圣还是那个齐天大圣,傲气顽劣仍在,穿蓝色僧衣的小和尚却消失在了他的记忆里。

       他揉了揉惺忪的眼,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有青山绿水,有花草鸟兽,有明媚的阳光,有一刻不停萦绕在耳边聒噪得不行却让他讨厌不起来的说话声,还有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

       他努力地想要回忆,却发现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似是被风吹散的尘埃。

       他只觉得,自己心里……空了许多。

       就在他呆呆地望着那汪淙淙的溪水出神时,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头顶的阳光。

       他抬头,对上了一双清澈而带点犹豫和怯懦的眼睛,乌黑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身影。

       “那个……请问你是……”那是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削瘦少年,打着补丁的破袍子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脸蛋倒是干干净净,唇红齿白的。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

       不知怎么的,这句有些幼稚可笑的话就这么不受控制地从他嘴里溜了出来。

       “嗨,你名号还挺长嘛。”少年笑了,那灿烂温暖的笑容竟莫名有些熟悉。

       “小子,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孙悟空皱了皱眉。

       “呃……我猜没有?还有……我叫陈玄奘,万一你想知道的话……”

       “我一定在哪儿见过你。”孙悟空自顾自说道,像是完全没有在听他讲话。

       “嗯……那个,其实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师父说你能助我收妖……”

 

       那一日,陈玄奘揭掉了五指山上的明王咒,重获自由的孙悟空跪在他面前磕了三个响头,拜他为师,决心从此跟随他的左右,助他收妖,护他周全。

       可是堂堂齐天大圣为什么要拜一个凡人为师呢?

       大圣本人给出了如下理由:

       其一,陈玄奘的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东西,说不出具体是什么,但将来必有一番大作为。

       其二,他给了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并且只要他在身边,自己就会心安。

       其三嘛……这小子,有些好看。

 

 

2.

       “悟空啊,既然你拜我为师入了佛门,我就来给你讲讲经吧,佛祖有言道……”

       悟空发出了一声足以让少年听到的嗤笑声,只听那人讲经的声音顿了顿,然后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继续叨叨叨。

       他真烦。本以为如来老儿是世上最烦的人,直到遇到了陈玄奘。

       可是让悟空更烦躁的是,就连这小子的唠叨都该死的熟悉。可是,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三天,却什么都记不起来。

       “咳咳,悟,悟空……为师,为师脸上是有什么东西么……”陈玄奘清了清嗓子结结巴巴道,他被徒弟盯得浑身发毛,觉得大概自己的脸皮都要被他用眼刀刮下一层来。

       “没!”猴子没好气地回答道,然后咬牙切齿地继续盯。

       “哦,哦……”玄奘咽了咽口水,打了个寒颤,僵硬地转过头去。

 

       孙悟空跟着陈玄奘四处收妖除魔为民除害也有些日子了,上至万年炮灰的天兵天将,下至地府阎王的野鬼喽啰,每一张脸都挨个回忆了七八遍,弄得他直想吐,却还是搞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哪儿见过这个臭小子。

       查询无果气得牙痒痒的猴子终于无奈且不甘心地暂时放下了这档子破事,百无聊赖之下就开始观察陈玄奘的一举一动,从收妖讲佛化斋到吃喝拉撒睡,面面俱到,事无巨细。

       少年喜欢仰睡,四肢大张睡相极差。

       他会走着走着突然哼起歌来,并且总让悟空想起山下村子里老母鸡下蛋的叫声。

       他好奇心旺盛,总要缠着悟空问一些“神仙一天要吃几顿饭”诸如此类无聊的问题。起初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好徒弟他还会强迫自己耐心回答,但时间久了之后他们的对话模式就变成了这样:

       “悟空啊,为……”

       “说!”

       “四大天王是兄弟吗?” 

       “是姐妹!” 

       “哪吒是男的吗?” 

       “女的!” 

       “托塔天王有塔吗?” 

       “没有!” 

       “那塔里有人吗?” 

       “哎呀都说了,没有!”

       “二郎神真有三只眼啊?” 

       “八只!”

       “那他睡觉会把眼睛都闭上吗?” 

       “我怎么知道!”

       脑子缺根弦似的陈玄奘总会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三分钟之后才一本正经地问悟空你是不是在骗我。

       “谁叫你们都爱问这么脑残的问题!”

       “……我们?”玄奘一脸疑惑。

       悟空愣了愣,其实他也不知道除了陈玄奘还有谁问过他这些问题,但那个“你们”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

 

       陈玄奘不仅脑瓜不好使反应慢半拍,还连一点武功都不会,居然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就敢出来收妖,悟空很是纳闷他这几年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看来这届妖怪的修行实在不过关。

       悟空跟上他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妖怪是一只只有几百年道行的蛇精,陈玄奘大抵是没见识过他齐天大圣的能耐,居然拖着瘦鸡身子就挡在他身前一脸光荣赴死地说:“悟空别怕,为师来保护你。”

       那一刻悟空竟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金箍棒一挥,蛇精来不及嚎叫就已灰飞烟灭,被他拉到身后的陈玄奘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舌头开始责怪他收妖不该把妖怪捅爆,而应该用真情感化,没完没了的,烦得他齐天大圣脑仁突突地疼。

       当然了,在那之后陈玄奘便学会了每每遇到妖怪就往自家徒弟背后一钻,或者干脆吼一嗓子“悟空救我”,万事大吉。

       陈玄奘是个哭包。上回悟空听他讲起流沙河里的鱼怪,“那个女孩还这么小,我没能救她……”说着说着他眼眶都红了,弄得悟空一下子慌乱起来,他变出的桃子和香蕉都快堆了一人高,还止不住面前人的抽噎,最后他只能僵硬得像块木板似的拍了一头扎进他怀里往他衣服上蹭了一堆眼泪鼻涕的师父的后背好一会儿,那泪包才慢慢平复了心情。

       他师父还有一个心上人段小姐,那日黄昏她像劫道的土匪一样从竹林里蹿下来拿着无定飞环就抵上了陈玄奘的喉咙。要不是她眼波流转地来了声“陈先生你有没有想我”,孙悟空差点没把她当成妖怪一棒子抡死。

       嘴上义正言辞地拒绝,身体却诚实得很。那小脸红得跟个猴屁似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眼神还飘飘忽忽的分明就是有鬼!

       啧,臭小子,还出家人呢,花花肠子怎么这么多。

       悟空咬碎了三根树枝,心情莫名烦躁。

 

       从这之后孙悟空便在段小姐背后留了只眼。

       就算他悟空再怎么不待见,那段小姐总归是陈玄奘心里顶顶重要的人,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要被师父的眼泪淹死的还不是自己。

 

 

3.

       他还是大意了。

       没想到那蝎子精的目标不是师父,而是自己。

       孙悟空捂着汩汩冒血的小臂痛苦地跪倒在地,五脏六腑里烧灼一般的疼痛连成一片。

       “啊!”蝎毒已经波及到了大脑。孙悟空抱着像是要裂开一样的脑袋缩成一团,剧痛之后源自本性的想要毁灭一切的躁动浸透四肢百骸,眼前的世界慢慢变作一片危险的赤红。

       模糊之中他看见陈玄奘松开段小姐的手慌乱地跪倒在他身边,拍着他的脸颊,口中一遍遍地唤着他的名字。

       “快跑啊!离我远一点!”悟空用尽最后的力气猛推了玄奘一把,彻底失去了意识。

 

       而后飞沙走石,风云变色。

       变回了原型的众妖之王摇晃着走向了呆立在原地,拼命把段小姐护在身后的陈玄奘。

       猴妖一把扯住了陈玄奘的头发,逼迫对方抬头仰视自己的脸。

       陈玄奘吃痛地叫了一声,在对上猴妖的目光时瑟缩了一下,他从不曾在悟空眼里看到过这般的残暴与狠戾。

       “悟……悟空……你……你不认得为师了吗……”他努力地在那片猩红色的泥沼里寻找着哪怕一点点熟悉的影子,却是徒劳。

       “呵,”猴妖轻蔑地嗤笑了一声,露出长而尖的獠牙,“懦夫,你也配。”

       “悟空,别这样……”玄奘向猴妖的肩膀伸手,“佛祖保佑,回头是岸,别入了魔道……”

       只听猴妖一声怒吼,那条细瘦的胳膊上立刻出现了五六道纵横交错的伤口,深可见骨。殷红的鲜血洒了满地,溅了玄奘满脸满身。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瘫软的身子硬是被猴妖扯着头发像个破败木偶似的提在手里,一片湿热不受控制地涌上了他的眼眶。

       “别跟我提那些个狗屁和尚。你看你受伤的时候你的佛来救你了吗?”

       猴妖一把擒住想从背后偷袭他的女驱魔人,松开玄奘的头发的手轻轻一挥,骨头碎裂的脆响和凄厉的惨叫便一同响起。

       “你心上人受伤的时候你的佛来救她了吗?”

       “不!!!”玄奘爬到段小姐身边,把奄奄一息的她搂进怀里,泪水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地汹涌而下。

       “你心上人死得连渣都不剩的时候你的佛来救你了吗?”

       段小姐在玄奘怀中化为齑粉,只剩一枚指环大小的无定飞环落入掌心。

       “悟空……这不是你。”他低着头紧紧攥着手里那枚的飞环,发白的指关节颤抖着。

       “你明白的,这才是真实的我,何必自欺欺人呢。”猴妖笑得轻蔑。

       “佛祖,求你把我的悟空救回来。”陈玄奘跪在地上合掌,满是泪光的双眼乞求地望着弥漫着尘沙的混沌夜空。

       而后,似是应了玄奘的呼唤,皎白的圆月微微露出了头,云层之下浓重的血气消弭了些许。

       “把手放下。”猴妖的怒气又被勾了起来,他狠狠扇了跪在地上的人一个巴掌。

       “……阿弥……陀佛……”陈玄奘被打得身子都侧到了一边,血丝顺着嘴角滑下,合起的手掌却是没有松开。

       “叫你放开!”猴妖盛怒地一把把拽掉陈玄奘的头发。

       “……呜……”陈玄奘瑟缩着漏出一声呜咽,在头发被扯离头皮的嘶啦声里,他感觉到头皮被生生撕裂的剧痛。

       粘稠的鲜血沿着脸颊淌下,和泪水交融在了一起,他索性在令人窒息的血腥味里闭上了眼睛。

       往昔的回忆不受控制地一幕幕从眼前划过:在师父的讲经声中昏昏欲睡、看着师傅因为顺了鸡腿而被小贩穷追不舍、从蛇妖口中救下的小姑娘冲自己甜甜地笑、对自己表白的段小姐、为自己流泪的段小姐、五指山下睡眼惺忪的孙悟空、跪在地上冲自己磕头拜师的孙悟空、被自己的问题烦得快要抓狂的孙悟空、总是把自己护在身后的孙悟空、牢牢抱着自己突出重围腾云驾雾的孙悟空、因为自己流泪而惊慌失措地孙悟空、夜里守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的孙悟空……

       是了,从把孙悟空放出五指山的那一刻起,自己的生命中便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不知何时,他开始不自觉地靠近他、信任他甚至依赖他。

       但此刻痛得几乎麻木的折磨却无时无刻不在嘲讽着这些脆弱而可笑的情感。

       连通四肢百骸的痛苦固然令人无法忍受,但比这更痛的,却是心。

       心上的血肉似是正一片一片地被剥离,然后有什么原本被层层包裹在中心的东西,粉碎得彻底。

       真的好累,陈玄奘感觉身子变得轻飘飘的。

 

       不知什么时候,圆月已升到了天空的正中央,皎白的光撒了陈玄奘满脸满身,晃得猴妖不禁闭上了眼睛。

       等他再睁眼时候,陈玄奘身上沾满了尘土的破袍子已然变成了一袭纤尘不染的白僧衣。狰狞的伤口愈合了,触目惊心的血迹消失了。他阖眸念诵着佛经,隐在一片朦朦胧胧的金色佛光里。

       这副摸样像极了那如来佛祖身边的金身罗汉,那本儿歌三百首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如来神掌”。

       猴妖一下子便慌了,他咆哮着一拳挥向陈玄奘,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靠近他周身半步。

       当那熟悉的压迫感来临时,深藏于心底的恐惧与无力感再一次席卷了他。

       “不……不要……”

 

       失去意识的孙悟空只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他看见了一只猴子和一个抱着破娃娃的小和尚,小和尚蹦蹦跳跳地缠着猴子问东问西,而猴子则是一副不耐烦又不好发作的样子。

       “江流儿……”孙悟空喃喃道。

       他忽然明白过来,这不是梦,而是那段之前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回忆,那段关于他和师父的回忆。

       场景变换,他又来到了混沌幻境,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那小小的身躯埋没在锐利的巨大石块里。

       “不!不!江流儿!”他声嘶力竭地喊着,心口像是被碾过一样的生疼。

       之后便是金箍棒下亡魂的惨叫、南天门前的血海,将他镇压于如来神掌之下五脏俱碎的疼痛和绝望。


       孙悟空只觉得自己在弥漫着血腥气的黑暗中不住地坠落,似是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悟空,悟空……”

       忽远忽近的缥缈呼声在密不透风的寂静之中凿出了一个小口。

       混沌的大脑终是恢复了一丝清明。

       那声音很轻很模糊,却不曾间断,透着一股子的执着。

       他努力地分辨着声音的来源,然后倏地睁开了眼睛。

 

       还不甚清晰的视野里是一片迷蒙的月色和眼前放大的面孔。

       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却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正一滴一滴落到自己脸上的潮湿。

       别哭啊,小和尚。

       孙悟空想要开口说话,喉咙却嘶哑得发不出声音。

       他抬手想替他擦掉脸上的泪水,却被避开了。

       他不解地用力眨了眨眼睛,找回了焦距。

       ——陈玄奘脸上的痛苦与恐惧一览无余。

       他呆望着自己缠绕着须发和血污的双手,如坠冰窖。

       陈玄奘身上的伤口都已愈合,但孙悟空手上属于他的鲜血淋漓却在叫嚣地昭示着那一段可怖的回忆。

       孙悟空颤抖着,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

       怎么会……

       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待续-----------------


哎,拖延癌晚期,越写越不对味了OTZ

最近心烦的破事儿真的特别多,做什么都没有耐心。

比如忽然发现自己文章写得好差,经常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

不过有人看的话还是会填坑的吧

评论 ( 12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