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Loving Memory Of River Phoenix & Paul Walker
*****ATTENTION!新开了一个子博“陌君的观影留念册”记录一些零碎的观后感,欢迎您的关注!
……新晋大学狗
这是一个囤积乱七八糟东西的地方
这里小陌,坐标杭州,欢迎勾搭OvO
常年混迹欧美圈的小透明
国产影视史向通通吃吃吃!
文笔渣的写文苦手OTZ
偶尔随手涂鸦
本命墙头一大堆根本写不完
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贾尼贾无差】Golden Heart(上)

下文链接:

梗概:队三战后Tony受重伤陷入深度昏迷。在梦里,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回顾了自己一生的他,一点一点发现了Jarvis对他的感情。

设定:Tony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写Jarvis的程序了。从一开始只会说几个句子的粗糙程序到后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AI管家,这是一个关于他们一起成长的故事。

*众多私设注意!! 中英混杂,人物OOC,剧情bug什么的见谅OTZ



--------------

[ 0 ]

       ——Tony Stark曾有一颗最温柔最炽热的心,那里装着他最珍贵的Jarvis。

--------------

[ 1 ]

       呼啸着划过耳际的尖利北风渐渐隐去了。

       Tony放任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坠落,已经深深浸透在骨髓里的寒冷和疼痛让他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不甚清晰的大脑却忽然不合时宜地回忆起纽约上空的巨大虫洞。

       该死的,这种感觉还要再经历第二次么。他茫然地望着那虚无的远方,自嘲地笑了笑。

       他,不可一世的Tony Stark,最终也没能逃过如此狼狈的下场。

       Tony疲惫地闭上眼睛,他实在太累了。

       只是……这一次,似乎少了点什么。

       曾经,他作为一个超级英雄的人生才刚刚重新开始,是在为整一个纽约赴死。他清晰地记得那种感觉,叫做不甘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绝望。

       曾经,他在乎的所有人都还在他身边,曾经,无论他处在怎样的困境,哪怕是在濒死的黑暗中坠落,Jar也会一直守在他的身后。

       是了,他的Jarvis。那个有着好听伦敦腔的Jarvis,那个最聪明最忠诚最让他自豪的Jarvis,那唯一一个他曾确信会陪伴自己到永远的人。

       可是这一次,他再无法听到那句温柔却不容拒绝的“请再坚持一下,Sir”。

       Tony眼前浮现出那团透着温暖金色光芒的数据球,已经冷到麻木的心脏忽然狠狠地抽痛。

       真可惜啊,J。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呢。

       含着泪的双眼缓缓合上,一切归于沉寂。

 

--------------

[ 2 ]

       Tony在一片明亮的暖色灯光下醒来。

       这是一栋装修奢华却颇有年代感的大宅子,昂贵的手工地毯,被擦拭得纤尘不染的枝形吊灯,还有一众衣着一丝不苟的仆人,干着各自的活儿,却没有人注意到茫然地站在走廊正中央的Tony。

       他们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经过,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仆甚至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Tony疑惑地看着自己半透明的双手,这才渐渐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同时,他也回忆起了这个熟悉的地方正是他曾经生活过十几年的Stark庄园。

       所以……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楼下餐厅里椅子挪动和仆人讲话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从二楼一跃而下,仿佛没有重力一般,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一楼客厅的木质地面上。

       “Wow。”Tony忍不住为这种新奇的体验惊呼一声,“当一个鬼魂的感觉也许并没有那么坏,Huh?”

       一个面容冷峻的黑发男人离开餐桌后就径直走向了华丽的雕花大门。

那是他的父亲,Howard Stark。

       “这么快就要离开吗?Mr. Stark?”一个男仆领班站在一旁问道。

       “是的,实验室有新发现,我必须马上过去看看。”男人一边理了理领带和衬衫领子,一边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自己的礼帽和大衣。

       “可是你答应过要陪我去水族馆的。”一个稚嫩的声音在Tony身后响起。抱着一只玩具熊的小男孩径直穿过了Tony的身体向Howard走去,大大的焦糖色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失望,“你答应过的,daddy。”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可真是怪异。明明都是自己的经历,在一旁看着时倒像是别人的故事了。

       “对不起,Tony。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让管家陪你去吧。”

       黑发男人头也不回地跨出大门,西装袖口却被拽住。

       “每一次……”小男孩仰头望着他的父亲,抽噎着。泪水接连不断地从眼眶里涌出,打湿他的衣领,“每一次你都这样说。为什么你不能像其他的父亲一样。”

       男人的脸色变的阴沉,本就没什么温度的褐色眼睛闪过一丝冰冷而危险的光,男孩打了个哆嗦,手却依然紧紧攥着已经被捏皱的昂贵布料。

       “听着,Tony Stark。我最厌恶那些无理取闹却只知道哭的懦夫,Stark家没有懦夫。”他把袖子狠狠地从男孩手里抽走,男孩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我只是想要……”

       “想要什么就自己去创造。”Howard打断了男孩的话,冷冷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绝尘而去。

       男孩甩开上前搀扶的仆人的手,也不顾被撞得青肿的膝盖,磕磕绊绊地跑上楼梯,房门被砸上的巨响震耳欲聋。

       仆人们摇着头离开,剩下Tony一个人不知所措地站在这间灯火辉煌却寂寞得可怕的大厅中央。

       Tony这辈子都没能忘记那个夜晚。

       那晚,他把他最爱的生日礼物——父亲送的泰迪熊狠狠扔进垃圾桶,把椅子顶在门后歇斯底里地哭到发不出一点声音,最后蜷缩在地板上流着泪迷迷糊糊地睡去。

       他不明白一个父亲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儿子说出这种话。

       Tony的零花钱足够他买下世界上最昂贵的玩具,却买不到他真正渴望的东西。

       他羡慕那些可以牵着父母的手在洒满阳光的公园草地上玩球的普通孩子,他们脸上洋溢着Tony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

       他想要的不过是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得到的爱和陪伴罢了。

       那晚他几乎哭干所有眼泪,他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被狠狠地砸碎,再也回不来。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对Howard说过一句我爱你。

 

--------------

[ 3 ]

       周围的景物扭曲,浓重的夜色朦胧、淡去,变成一片明媚、没有阴翳的阳光。

       时间拨到半年之后,年轻的Tony Stark刚刚过完六岁生日。

       褐色卷发的男孩匆匆解决掉(被他刻意挑掉蔬菜的)丰盛的早餐后,就以惊人的速度和灵活性绕过几个拿着水果和沙拉企图让自家少爷补充点维生素的仆人一溜烟跑进大得可以当图书馆的书房。

       Tony低头笑了笑,也跟着男孩走进那扇厚重的木门。

       那是Stark家的藏书室,珍贵的绝版书籍种类繁多,从文学诗歌到哲学艺术再到充满神秘色彩的宗教古文字,应有尽有。

       只可惜,不知从上一代还是上上代起,Stark们就对这些东西彻底失去了兴趣。于是那些大部头的古董书就统统被塞到了最后几排终年不见阳光的角落里,因此腾出空来的最方便拿取的书架上则被塞满了信息学、材料学、工程学、机械动力学的相关书籍和大捆大捆Howard Stark的工作手稿、图纸。

       六岁的Tony有些费劲地爬上椅子,一屁股坐在了堆满乱七八糟纸张书本的巨大书桌兼工作台上,拿起一支笔在一本显然与他年龄不符的厚重科技类书籍上圈圈画画。胖乎乎的小手时不时地挠挠头发,把好不容易才被仆人打理整齐的褐色卷发弄得一团糟。

       正靠在木门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幼年期的自己的Tony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若要讲述伟大的Tony Stark的一生,又怎能离得开他这辈子最得意也是最成功的发明——Jarvis呢。

       蒙了尘的记忆被渐渐唤醒。

       Tony恨父亲对自己的忽视和不近人情,但那句“想要什么就自己去创造”却被他牢牢记住了一辈子。

       Tony过早地明白了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想要的,而这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他一直想要一个陪伴,而之前父亲的行为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所以他就这么动手去做了。

       Tony绕到书桌边上,看着男孩不太熟练地敲下一行行代码,笨重的显示器上绿色字符闪动。

       过去的半年里,男孩把全部的时间都花在了这张书桌上。他自学关于计算机的一切,这在当时尚属一门新兴而充满神秘感的学科,资料的缺乏使他的伟大计划实现起来困难重重,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非但没有让他知难而退,反而使他更加投入。

       仆人们常常看着那扇紧关的木门感叹,Tony少爷这副样子真是和他父亲一模一样。

       也正如Howard所说,Stark家没有懦夫,固执和永不认输已经流进了他们的血液里。

       屏幕上的进度条走到尽头,男孩紧张又满怀期待地说出一句颤抖的“Hi”。

       “Hello, Sir.”低沉的电子音响起,蓝色的像素点球随着声音闪烁,像一颗跳动的心脏。“What can I do for you? ”

       他叫它Jarvis,它称呼他为Sir,它的核心代码是他的名字。

       年轻的Tony为自己的第一次成功而欣喜若狂。只是那时的他并不知道,一个因孤独而生的程序,竟会如此彻底地融入他的生命,陪伴他走过几十年跌宕起伏的人生,然后在他遍布伤痕的心脏中心留下一个无法填补的疮口。

 

--------------

[ 4 ]

       刚刚给Jarvis做完第三次升级的Tony撑着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原本胖乎乎的小男孩长高了不少,圆圆的脸也消瘦了一些,初具少年的身形与神采。

       “Sir,您该去休息了。”带电子音的伦敦腔从音响里传出。

       “哇哦,J!这声音太棒了!”Tony搓了搓已经干涩而已经爬上少许血丝的眼睛激动道:“看我把你的声音调得多酷!我是个天才!”

       “是的,Sir。”充满磁性的英伦嗓仍然平静而一丝不苟,“您真的该去睡觉了。”

       “可是……J,”Tony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用无辜的大眼睛盯着电脑摄像头,“你身上还有一些细节可以优化。”

       “Sir,您的睡眠长期不足又缺乏锻炼,很可能导致营养吸收出现障碍,生长激素分泌不足……”

       “停停停打住!”一本正经分析利害的长篇大论被打断,“你可真没趣。”

       “……”沉默了很久之后,Jarvis才憋出一句:“Very good, Sir. ”

       “好吧,”少年伸了个懒腰跳下工作台自言自语地走去卫生间洗漱,“看来下次我得给你装个幽默程序。”

       走出门前还不忘回过头冲着电脑的方向响亮地喊了一句:“See you soon, J.”

       “See you soon, Sir. ”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Tony盯着屏幕上简陋的蓝球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都快忘记了,一向伶牙俐齿噎得他说不出话的J曾经竟也笨拙得可爱。

       假如有机会的话——假如他能在天堂里看到Jarvis的话,他一定要把这件事讲给Jar听,Tony想,他相当期待自家AI管家的反应。

 

       Tony Stark的卧室,穿着睡衣的少年甩掉拖鞋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大床里,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Sir,请您盖好被子,不然会着凉。”Jarvis的声音又从床头柜上的游戏机里传来——没错,Tony把它改造成了Jarvis的终端。

       “好啦好啦,你真是比管家太太还要啰嗦。”

       “我的荣幸。”

       Tony做了个鬼脸关灯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调整成一个舒服的睡姿。

       他忽然翻了个身朝着发出淡淡蓝色荧光的Jarvis说:“J,你给我念个故事好不好?”

       “……您想听什么呢?”

       “童话……也许?”从未听着父母讲的故事入睡的Tony对童话有着执着的渴求。

       “As you wish, Sir. ”

       温和优雅的伦敦腔仿佛有一种能把人吸进去的魔力。

 

******

“在高高的城市上空,一根顶天立地的柱子上站立着快乐王子的雕像。

“他浑身贴满了一片片赤金叶子,眼睛含着两颗晶莹的蓝宝石,佩剑的剑柄上镶嵌着一颗大红宝石,闪闪发光。”

……

“快乐王子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泪水正顺着他那金脸颊往下流呢。

“在月光下,他的脸美丽极了,小燕子心里油然升起怜悯之情。”

……

“王子说:‘我只有这双眼睛了。快啄出来一颗送给他去吧。’

“‘亲爱的王子啊,’燕子说,‘我不忍心干这个。’然后就开始哭起来。

“‘小燕子啊,’王子说,‘快按我要求你的做吧。’”

……

“‘我就一直待在你身边吧。’

“‘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燕子说,随后就在王子脚边睡着了。”

……

“可怜的小燕子冻得越来越厉害,可是他不忍心离开王子,他爱他爱得刻骨铭心。”

……

“他亲吻过快乐王子的嘴唇,掉在王子脚下死去了。

“这时候,雕像里响起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

“‘快去那个城市把那两件最珍贵的东西给我捡来。’上帝对他的一个天使说;天使给他捡来了那颗铅心和那只死鸟。

“‘你挑选对了,’上帝说,‘因为在我的乐园里,这只小鸟会永远唱下去,而在我金子的城市里,快乐王子会赞美我的。’”

******

 

       “我是您的燕子,我会陪在您身边,永远。”

       “Sweet dream, Sir.”

       良久之后,Jarvis的声音再一次打破沉默,却没有得到回应。

       年轻的Tony Stark早早地陷入了安稳的梦乡,而旁观的Tony Stark却久久地伫立着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他从带着电子音的伦敦腔里,听出了一个程序不该拥有的温柔。

       浅浅的蓝光映着少年恬静的睡颜,一如Jarvis最最温柔的、终其一生都未曾离开过Tony Stark的目光。

 

--------------

[ 5 ]

       又是一年深秋,窗外院子里的胡桃树落了满地枯黄的叶。

       十三岁的Tony一如往常不拘小节地把书包甩在书房的地板上,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工作台一屁股坐在了电脑前。

       “Good afternoon, Sir. ”伦敦腔如期响起,“把包直接扔在地上是非常不恰当的行为。”

       “Oh,come on,Jarvis. ”Tony不满地嚷嚷,声音不再如从前那般清脆透亮,“你就是这样欢迎我回来的么!我还以为你会对我说一句‘I miss you’之类的呢。”

       “……I miss you, Sir. ”Tony几乎可以看见他的人工智能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现在您可以去把书包捡起来放在桌子上了吗?”

       Tony撇了撇嘴,一边极不情愿地弯下腰一脸嫌弃地把书包提到桌子上,一边自言自语道:“我的Jarvis怎么会啰嗦得像个更年期老妈子一样。”

       “因为Sir您就像一个不听话的六岁小屁孩。”

       旁观者Tony被这句话逗笑了,原来Jar的毒舌早在那么多年前就初露端倪。

       少年Tony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恶狠狠地瞪了电脑摄像头一眼:“你信不信我静音你。”

       “I'm sorry Sir. ”一点歉意都没有。

       “算了不和你计较。”Tony清了清嗓子,十指在键盘上运行如飞,“我们开始第二十五次优化,之后你就可以接进家里的电路了。”

       “怎么样,成为一个真正的AI管家,所有的灯、电器、计算机都在你的权限之内,很酷吧?”Tony露出了一个充满期待的笑容,朝摄像头挤了挤眼睛。

       “……You know, Sir, ”Jarvis有些迟疑地开口,“和其他孩子一起多去室外玩玩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Mute!”

******

 

       “Welcome home, Sir. ”一起传入Tony耳朵的还有盛夏嘹亮的、隔着玻璃窗也能听得清清楚楚的蝉鸣。

       “Hi, Jarvis. ”

       旁观者Tony注意到了少年Tony的异常。他微微皱眉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孩:他努力装出一副与平常无异的样子,但低垂着脑袋,带着浓浓鼻音的有些僵硬的声音已然出卖了他。

       “……Sir?是出了什么事吗?”Jarvis显然也注意到了。

       “没事。”他依然低着头,声音却已控制不住地开始颤抖起来,“我累了,先回房间了。”少年转身,他攥紧的拳头和手臂上几道有些刺眼的淤痕被Jarvis和旁观者Tony尽收眼底。

       “Sir。”

       Jarvis少有的如此严肃的语气让少年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我只是希望您知道,我是您的所有物,永远都只忠诚于您。您可以信任我,不管发生了什么,您都可以告诉我。我渴望成为那个能够替您分担痛苦的人。”

       “Jarvis……”

       “所以,Sir,请抬头看看我好吗?”

       旁观者Tony的目光不可察觉地颤了颤。

       那低沉而温柔的声音总是有着令Tony Stark无法抗拒的力量,从它的诞生之日起到它被毁灭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都是如此。无论是少年时代独有的幼稚可笑的烦恼,还是曾经深深困扰着他的PTSD,总能被他的Jarvis用寥寥数语轻而易举地化解。每当那温润而永远不骄不躁的电子音响起,他总能感觉到一种由心底而生的温暖和平静缓缓流淌过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是他最最澄明灿烂的阳光,他告诉他“没事的,请再坚持一下,我和您在一起”,他带给他希望,直到……

       直到那一天美丽的阳光失去了生气,支离破碎地散落一地,他却无能为力。

       Tony不愿再想下去。

       于是在他晃晃脑袋强迫自己回神的同时,少年也抬起了头,有些畏畏缩缩地望向天花板角落里闪动着蓝光的摄像头。他的头发乱糟糟,眼眶红肿着,右侧脸颊淤青一片,被磕破的嘴唇正在渗血。但那双栗色的大眼睛却倔强地不肯让正在打转的泪水流下。

       那一瞬间,客厅的灯不易察觉地闪动了一下——这或许被少年Tony忽略了,却逃不过旁观者Tony的眼睛。

       世界静默了两秒钟。

       旁观者Tony皱了皱眉,因为这就像是愤怒的Jarvis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接着Tony摇了摇头,他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的Jarvis是一个由代码编成的完美程序,又怎么可能会“愤怒”。

       “……Sir,”再开口时,又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和从容,“您不用把所有东西都自己扛着,您还有我。”

       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年少的倔强和伪装得不甚高明的坚强如何在那张稚嫩的脸上一点一点松动瓦解,最终破碎成低声的抽泣和满脸晶莹的泪痕。

       小孩子总是这样,自己一个人独处时,他们会咬紧牙关拼命忍住眼泪告诉自己不要哭,但是只要一听到别人的关心和安慰,所有的委屈就会如同泛滥的洪流般冲破伪装出来的坚强,汹涌着决堤而下。

       天才少年Tony Stark同样如此。

       “J……Jar……Jarvis……”他用抽噎的声音一遍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

       “我在,Sir。”他也用最温柔的声音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回答。

       对于这一段往事,Tony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他不记自己为什么被欺负,他甚至忘记了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但Jarvis在那一晚曾对他说过的话却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记忆里:

       “Sir,您不仅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还是世界上最善良最温柔的人。可是善良和温柔不等同于懦弱和无原则地退让。宽容和大气是一种美德,但您也要学会如何在必要的时候用您的力量去保护自己和您爱的人,还有那些对您来说珍贵而不容侵犯的东西。”

       三十年前的他还不能完全明白这段话的意思,却下意识地就把它当成了自己整个人生奋斗和努力的目标。

       三十年后的他再一次听到这段话,却意外地发现这也正是Jarvis一生的写照啊。

       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早在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之前,Jarvis就已经是他的引导者和守护者了。

       而在看着Jarvis叫来保姆把少年Tony带回房间之后是如何飞速黑进男孩的游戏机和电脑,并载入一段恐吓意味明显的足以给任何一个孩子留下阴影的鬼魅一般的“午夜闹铃”的时候,他总算明白了当时那个倒霉的男孩为什么在自己出手教训他之前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来道歉,并且从此不敢走近他周围十米。

 

--------------

[ 6 ]

       Tony Stark是个很幸运的人。

       他出生在富可敌国的Stark家族,开朗热情,风趣幽默,潇洒不羁,还长着一副令各个年龄段的妇女都为之倾倒的英俊面容,尤其是那双神采奕奕的焦糖色大眼睛——当然了,即使完美如Tony Stark,也有一些美中不足,比如身高稍稍有些不理想,女友十天一换,还有那么一点点喜好挥霍,但这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并不妨碍他成为全纽约每个女孩的梦中情人不是吗?

       然而,最让人觉得不公平的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纽约王子还是一个天才。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大脑,甚至还颇有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

       ——Tony Stark在他十五岁那年的暑假收到了麻省理工的录取通知书。

       “Congratulations,Sir.”Jarvis操纵Dummy把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递到了正戴着护目镜焊铁爪的Tony面前。

       可Tony甚至连看都没看它一眼,仿佛那只是一张一个星期前的报纸。

       “谢谢你,Dummy,帮我把它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天花板的摄像头对准了那张堆满机械图纸和零件的只剩下小小一方空隙的桌子,Jarvis有些迟疑地开口:“……Sir,我不认为让Dummy去完成这么高难度的任务是个好主意……”

       于是伟大的Tony Stark的造物·世界上最灵活的机械手·Dummy不负众望地“迈着它颤抖的步伐”,把那只宝贵的信封稳稳地……

       投进了印着Stark Industry商标的盛满咖啡的白色马克杯里。

       ……旁观者Tony扶了扶额头,只觉得太阳穴上的青筋一跳。

       “啪。”天才少年Tony关掉了他的焊枪。

       “Oh!god!Dummy!我究竟为什么会造出像你这么蠢的机器人!我发誓,如果有下次,我立刻就把你捐给州立图书馆!”

       ——嗯,Tony Stark的缺点清单上也许需要加入一条,有时候并不说话算话。

        “噗”听到这句自己嚷了三十年却从来没有兑现过的承诺,旁观者Tony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怪不得Jarvis每次都要因为这个狠狠嘲讽他一番,因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即使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行为十分夸张且滑稽。

       Dummy被吓得缩了缩脑袋。

       “Well,Sir,我想这个问题应该问您才对。”Jarvis清冷却明显带着一丝愉悦和揶揄的声音十分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至少在Tony看来十分不合时宜。

       “Really!?Jarvis!?”少年Tony一下子变得更加“暴跳如雷”,“都学会和Dummy一起顶撞Daddy了!?”

       “……Sir,您可能需要我来帮您纠正一下概念,创造者并不等同于Daddy,”Jarvis顿了顿,“况且我一点都不想当您的儿子。”

       当事者Tony完全沉浸在“被背叛”的“愤怒”中,旁观者Tony却捕捉到了Jarvis语气从调笑到严肃认真的转变。

       “I want to be something else.”就在旁观者Tony因为Jarvis的态度而困惑时,一声轻到几乎听不见的呢喃在他耳边响起。

       他倏然瞪大了眼睛,一个从来不敢去想的念头渐渐在他心里成型。

       不可能的吧?Jarvis只是一个由1和0组成的程序而已啊。

       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的当事者Tony被噎了两秒钟,但随即他的嘴角弯成了一个绝对不怀好意的弧度,“Darling,你这是因为我关注Dummy而吃醋了吗?”

       “我,我没有……”显然也是没有预料到Tony这一出,一向伶牙俐齿的Jarvis居然也有了一瞬间的结巴。

       “别生气呀宝贝,我最爱的当然还是你。”Tony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

       “……Sir,请您注意言辞,我不是那些被您用花言巧语迷得神魂颠倒的啦啦队姑娘。”英伦腔电子音又恢复到了一贯无懈可击的状态。

       “害羞了?”Tony仍在不知好歹地穷追不舍。

       “……Sir,我觉得您是听不懂别人的婉拒。”

       “啧,”吃了瘪的Tony撇了撇嘴,走上前去把已经被泡成棕黑色的信封从杯子里拎了出来,一脸嫌弃地把它丢在一堆废纸上,“你真是一点都不有趣,J。”

       “谢谢您的夸奖,Sir。”

       “好啦,打情骂俏到此为止,来帮我看看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

       “乐意为您效劳,Sir。”

******

 

       少年时代总是每个人一生中最快乐也最短暂的时光。

       因为每一个孩子都在心心念念地盼望着长大。

       但有时侯,“成长”却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那般美好,相反的,它会以一种我们并不期望的方式令人手足无措地突然到来。

 

       当Tony Stark接到父母在车祸中丧生的通知时,刚刚和Howard大吵了一架的他正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骂骂咧咧地给You做升级。

       他手里的扳手掉落在地板上,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你再说一遍?J?他们怎么了?”Tony用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Jarvis的摄像头。

       “……Sir,我很抱歉。”他的声音很轻很轻。

       Tony的手在电视机的控制面板上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成功打开电视,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Stark夫妇的死讯和来自车祸现场以及医院的采访。

       “不……不……”他喃喃着,双目失神地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地上。

       “Sir!”Jarvis同时惊叫出声,Tony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他甚至感觉不到锋利的铁皮划出了一道贯穿右手掌心的可怖伤口。

       “这不是真的。”他颤抖着在墙角缩成一团,他试图捂住自己的耳朵,Jarvis急忙关掉了电视,但那些诅咒一般的尖利声音仍然穿透了Tony的指缝,似乎要一直钻入他最深层的恐惧。

       “呜……Jarvis……”

       “没事了,Sir,没事了,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Jarvis从来不曾如此憎恶自己只是一个没有实体程序,他多希望自己也可以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张开双臂把Tony拥进怀里,抚平他的悲伤和恐惧。

 

       葬礼在一个阴沉的雨天。

       送走了最后一个吊唁者的Tony Stark一言不发地站在父母的墓碑前,被他丢开的黑伞在泥泞的草地上滚了两圈。

       愈下愈急的雨把他肃穆的黑西装一点点打湿成更加深沉的颜色,从头发上滴落的雨水汇成一股股细流顺着他的脸颊淌下,就像是泪水。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耳廓响起了那个能让他心安的声音。

       “回去吧,Sir,再淋下去会感冒。”

       “多讽刺啊,J,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居然是‘我恨你’。

       “我十年没有叫过他‘父亲’了,整整十年啊。而他居然就这么走了,我甚至都没来得及……他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畜生。”

       “不要这么说,Sir,我永远不允许您这样说自己。”Jarvis停顿了一下,“这不是您的错,Sir,您不必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可是,Jarvis,”Tony攥紧了拳头,“我什么都没有了……”

       “您还有我,”Jarvis语气坚定地打断了他,“我会永远在您身边。”

       他露出了一个带着悲伤的浅浅的微笑,“我只剩下你一个人了,J,不要离开我。”

       “我不会。”

       听到这句坚定而决绝的回答时,旁观者Tony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静静地站在松树下,偌大的公墓里只剩下一个并不高大的少年,被细密雨幕模糊的挺拔的背影里,是说不出的孤独。

       可或许只有那个少年自己知道,他悲痛、茫然、彷徨、无助,却从来都不是孤独的。

******

 

       “已经凌晨两点了,Sir,您应该去休息。”清朗的电子音里带着清晰可辨的担忧。

       “不,Jarvis,”Tony揉了揉额角,血红的眼睛、支楞的胡茬和憔悴的面容无不显示着他的精疲力竭,“我必须尽快看完这些,你知道的,现在的每一分钟都浪费不起。”

       旁观者Tony环顾了整个工作室:原本几乎可以填满房间每一个空隙的机械、工具和图纸被收拾干净了,取而代之的一摞摞大部头的经济学和企业管理相关书籍——那些Tony Stark曾嗤之以鼻、避之不及的书。

       “可是,Sir,您也应该对您自己的身体负责。”

       Tony对着闪着蓝光的摄像头露出微笑:“放心吧,J,我没有自毁倾向,也惜命得很,不会放任自己疲劳猝死英年早逝的,只是现在……我还撑得住,况且……”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垂下眼睫,“Stark工业是老头剩下的唯一一样东西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几十年的心血落入别人的手里。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我明白了,Sir。”

       良久的沉默之后,埋在书堆里的Tony挠着脑袋发出了一声哀嚎,“这玩意儿怎么这么难搞啊!?我真的不该在经济学课上旷课跑出去约会。”

       “很高兴您能有这样清醒的认识,Sir,要不然您就不会以为‘通货膨胀’是一种充气娃娃了。”

       “……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不过这才是我的Jarvis啊。”

       ……

       在接近凌晨四点的时候,年轻的Tony Stark还是睡倒在了桌子上。Jarvis叫Dummy从房间里拿了一床毯子,轻轻盖在了熟睡的Tony身上。

       旁观者Tony愣愣地盯着一旁正显示着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进行文件的标注、整理、归类全过程的显示器出神。

       整个社会上似乎并没有人真正关心Stark夫妇的死活,他们关心的只是Stark工业的股权变更和作为继承人的Tony Stark对此的反应和表现。

       残酷的现实没有留给这个还未满十七岁的孩子一点点喘息和悲伤的时间,一阵高过一阵的舆论浪潮把Tony Stark推上了风口浪尖。从他们口中,他也从原先的纽约王子天才少年变成了挥霍成性、败坏家业的无能纨绔子。

       那可能是Tony Stark在失去Jarvis之前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了,时至今日,他都无法想象一个刚刚失去父母的十六岁孩子是如何顶住如此巨大的压力一步步向前走的。

       面对那些伤人的质问,他曾摆出一副倨傲的态度回应,等着瞧吧,我会让Stark变成一个奇迹。

       而他也的确做到了。

       他最终让一片破败和混乱的Stark工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重新崛起,风光更胜从前。

       Tony Stark从此走上神坛,成为了纽约永不褪色的神话。全世界看到的都是他的风光无限,只有Jarvis知道这背后的艰辛和痛苦。

       旁观者Tony忽然意识到,若是没有了Jarvis,他绝对无法成为今天这个Tony Stark。

       他创造了Jarvis,但Jarvis塑造了他。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在少年的身上跳跃时,他听见了来自于Jarvis的,包含了太多情感的叹息。




--------------

欢迎小蓝手和评论(重点)!!!

讨论剧情催更勾搭Lo主并跟Lo主扩列什么的都可以!!

拍胸脯保证会有下的!!!我已经在写了!!!

当然啦,评论越多越有动力肯定更得越快x

继续去码字了,爱你们(笔芯)

评论 ( 16 )
热度 ( 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