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Loving Memory Of River Phoenix & Paul Walker
*****ATTENTION!新开了一个子博“陌君的观影留念册”记录一些零碎的观后感,欢迎您的关注!
……新晋大学狗
这是一个囤积乱七八糟东西的地方
这里小陌,坐标杭州,欢迎勾搭OvO
常年混迹欧美圈的小透明
国产影视史向通通吃吃吃!
文笔渣的写文苦手OTZ
偶尔随手涂鸦
本命墙头一大堆根本写不完
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书摘/杂感

瞎作


       夕阳西下,我们约在酒吧门口见面,远远地,我就看到一个皮肤苍白,金发及肩的男人查我走来。他是一个很有气质的男人,脸上永远挂着腼腆的笑容,腼腆到初次见面我几乎就要肯定他是个同性恋。

       ……

       他说起话来慢慢的,很优雅,举手投足都像个18世纪的贵族。

       我平时最受不了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暗暗觉得好笑,于是我开始逗他,故意用开玩笑的方式挖苦他。一开始Andrew还不知道我在挖苦他,不过当他发现的时候,他并没有生气,只是眼睛一亮,似乎觉得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

       和Andrew见过面之后,他开始天天传简讯给我,一开始只是一天一封,很简单地问好。后来他除了传简讯更开始写信,内容总是很含蓄,却充满关心。我知道他喜欢我,只要我有任何问题,他一定马上回复,速度快得惊人。有的时候他会写点诗,或分享他对人生的看法,他的文笔很好,但可惜我对他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

      有一天Andrew在信里提到他很会煮菜,我回信说什么时候有口福可以享用,Andrew回信问我,愿不愿意星期六晚上到他家一起晚餐。

      我答应了,Joanne却紧张得脸色发白。

      “星期六晚上去男人家吃晚餐很危险。”Joanne说。

      我笑了,乐不可支,andrew那副温文儒雅的样子,我总觉得我比他要危险多了。我在傍晚的时候抵达他家附近的火车站,我提早到了,打电话给他只听到电话那头他紧张得手忙脚乱,他说他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我于是在火车站附近闲晃。不久后,我看到他朝我走来,脸上挂着一贯的腼腆笑容,金发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他走上前亲吻我的脸颊,我笑着问他头发状况如何,他像个小男孩那样手足无措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傻笑。

      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闲聊,我们聊他的童年,聊到他从小就喜欢画画,他的爸爸却希望他能当个军人,于是他15岁离家出走,从此一个人生活。

      ……

      他说他不想让我走。

      我很坚持我要离开。

      星光下他陪我走到火车站,走到一半他突然握住我的手,我没说什么。等火车的时候,他又说服我留下,我说不行,然后,他低下头要吻我,我把脸撇开了,他愣了愣,望着我,表情很惊慌。

      “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Andrew问。

      ……

      看我闷不吭声,Andrew更无助了,他抓我的手微微颤抖,火车来了,我跳上车,我突然觉得好伤感。


     接下来的一整个星期,Andrew仿佛消失了,他没有传简讯给我,也不写信,我每次打开信箱,看到空荡荡的收信匣,总会觉得有些失落。我已经习惯每天醒来都会收到一封他的信,更卑鄙的是,我想到他曾经提过要带我去见杂志社的编辑,我可不能让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我坐下来,开始给Andrew写信。

      信中我虚伪地说,我其实很喜欢他,但我不想在彼此还不够了解的情况下贸然进展到超过朋友的关系,我说我担心这样会搞到后来连朋友多做不成,希望他能给我多一些时间。

      当然,这只是我的拖延之词。

      三天后Andrew回信了,他说很抱歉那么晚回信,他解释我离开的那天晚上他心情很差,所以跑去海边住了一个星期,散散心,他说他很抱歉那天晚上的失态,信末他说,他愿意等。

      我们开始更密集地见面,一起去公园野餐,或者相约去看画展。Andrew是个很浪漫的人,每次见面,他都别出心裁地规划, 常常带我去特别的餐厅吃美食,或去河边的酒吧看夜景。在他的陪伴下,我慢慢见识到伦敦最美最有品味的部分,有时候我也会在工作室里帮着他工作,一窥伦敦顶级广告的拍摄阵容。


      一天下午,我陪Andrew在工作室里等模特儿来面试,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闲聊。等累了,我就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睡梦中,我感觉到他温柔地梳理我的头发。

      等最后一个模特儿面试完毕,我因为晚上和朋友的饭局,匆匆离开。上地铁前,我想到下午他摸我头发时的温柔,忍不住想逗他,于是我传简讯给他,笑他没用,笑他怎么不敢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吻我。

      伦敦的地铁收不到信号,当我从地铁站出来的时候,伦敦突然下棋了倾盆大雨,我拿外套罩头,在人挤人的东伦敦开不前进,突然我感觉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我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雨水打在手机屏幕上,我看到Andrew回给我的简讯:

      "Truth is, I've been dreaming of just being close, then that was enough for me."(事实上,我一直梦想着可以靠你靠的更近,这样我就满足了。)

      我看着那封简讯,无意识地停下脚步,身后的人冷不防撞上我,狠狠地给了我一个白眼。我就那样站在原地,雨水湿透了我的头发和脸庞,我突然明白,虽然这个男人臭屁得要命,脸色苍白,说话要死要活,又比我还要秀气有女人味,可是,我却已经该死的喜欢上他。

                                             ——连美恩《我,睡了,81个人的沙发》


我们总会因为某句无关痛痒的话或某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故事而莫名其妙地无法抑制内心汹涌的情感。

这不是因为语言多么惊艳,也不是因为情节多么感人,而是因为我们在别人的文字里看到了自己,

还有那个曾让我心心念念、笑得像个傻子,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从此和我再无交集的你。


这个Andrew和你像极了不是吗?

地球那一边的你还好吧?

Merry Xmas my dear.

                                                                                      2016.12.25于家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