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Loving Memory Of River Phoenix & Paul Walker
*****ATTENTION!新开了一个子博“陌君的观影留念册”记录一些零碎的观后感,欢迎您的关注!
……新晋大学狗
这是一个囤积乱七八糟东西的地方
这里小陌,坐标杭州,欢迎勾搭OvO
常年混迹欧美圈的小透明
国产影视史向通通吃吃吃!
文笔渣的写文苦手OTZ
偶尔随手涂鸦
本命墙头一大堆根本写不完
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贾尼】听说你缺一个会在做噩梦时安慰你的老贾

一发hǐn治愈的小甜饼
*我不管,我们的Sir在老贾面前就是一个被宠得无法无天还爱撒娇的别扭小孩。

********极度OOC,OOC到我自己都觉的羞耻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Jarvis?!Jarvis!!!”Tony Stark猛地睁开眼睛,有些迷茫地望着映着浅浅蓝色夜灯的天花板。

       他喘着粗气把自己埋进被汗水浸透的枕头和被褥。

       耳朵还在嗡鸣着,头也疼得像要裂开一样。

       重重地闭上眼睛,那让他恐惧的一切又重新回到了一片混乱的脑海。

       金色的数据球被尖锐刺眼的蓝光撕扯地粉碎。

       “Sir!Sir!”那是他的Jarvis在向他求救啊。Tony可以听见他声音里的惊慌和痛苦,可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Jarvis变成一堆残骸。

       都是他的错,是他害死了J。

       就在Tony在绝望和恐惧的黑暗中中越陷越深,即将再次陷入昏睡时,他忽然听见了那个最让他安心的声音。

 

       “Sir?Sir!?”

       紧接着便是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和卧室顶灯开关被打开的声音。

       暖色的灯光驱散了眼前的黑暗。

       Tony缓缓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了眼前人的蓝眼睛。

       一贯冷静沉稳、处变不惊的脸上此刻满是焦急和担忧的神色。
 
       “…Jarvis?”Tony有些失神地盯着他的脸,喃喃开口道。

       “是我,Sir。”

       “Jarvis!”Tony用力地抱住眼前的金发男人,很紧很紧,仿佛只要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一样。

       他死死攥着对方身上的蓝色睡衣,直到指关节都发白。

       “Sir,没事了。我在这里。”Jarvis先是一愣,随即把Tony温柔地搂进怀里。他浑身是汗,身上却冰冷冰冷的。Jarvis一下一下地轻抚着Tony的背,直到他颤抖的身子变得暖和起来。

       “Sir,发生了什么?”他轻轻地把平静下来的Tony拉开一小段距离,微微皱了皱眉,用手指拂去了从那双焦糖色眼睛里溢出的泪水。

       Tony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哭了。

       “我差一点就失去你了,J。”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生生压回更多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是我创造了奥创,我本以为他会变得和你一样,最后却只能亲眼看他失控,看着他把你,把你……”

       “Sir……”


       “我习惯了为所有事情做最坏的打算,不仅是维罗妮卡,我做过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对付复联的每一个成员的备案,却唯独没有想过我有一天也会失去你……我可以失去任何人,可是你……我不能……”他低下头,攥紧了拳头,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

       Jarvis看着这样的Tony,既心疼又有些开心。

       骄傲如Tony Stark,又何曾在任何人面前示过弱?这大概说明在Sir的心中,他也始终是个特殊的存在吧。

       Jarvis觉得自己的机械心脏一下子软得一塌糊涂。

       “Sir,请您看着我。”Jarvis轻轻掰开Tony紧握在一起的手指,拉着他的手覆上了自己的胸膛。

       Tony抬起头微微一愣,感受着自己手掌之下沉稳而有力的心跳。

       “感觉到了吗,Sir?是您给了我生命,我的心脏也永远都是为了您而跳动的。我不知道您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只要您一天还需要我,我就一天不会离开您。”他微微顿了顿,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并且假如我的计算没有出错的话,您一直到八十岁都会需要有人催促睡觉起床运动和按时吃饭。”

       “什么……你这臭小子……”

       “嘘,Sir。”Tony刚刚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却被Jarvis制止了——他这才注意到Tony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潮红。

       “您发烧了,Sir。”Jarvis检测了一下Tony的身体状况,皱了皱眉,“是由急性胃炎引发的。”

       Jarvis这么一说,Tony才注意到自己的胃部的确正传来一阵阵隐隐的抽痛。

       “您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没……没有……”Tony有些心虚地扭开了头。

       “容我提醒您一句,Sir,”Jarvis也跟着改变了一下姿势,再次对上Tony的目光,“我能通过心跳和微表情检测出您有没有在说谎。”

       “我……我就在你还在实验室整理资料的时候吃了一个甜甜圈。”

       “一个?”

       “两……两个。”

       “嗯?”

       “好嘛!三个!这不能怪我,因为那家店的甜甜圈实在太好吃了……嘶……”Tony伸手比划着为自己辩解,却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胃部而发出了吃痛的吸气声。

       Jarvis的态度也一下子软化了下来,他叹了口气:“Sir,您稍等一下。”

       他刚站起来想往外走,却被一把拉住了手臂。

       “Jar,不要走。”

       “Sir,我只是去帮您拿药,不会离开您的。”

       “你保证?”

       “我保证。”

       “那好,我跟你一起去拿。”

       “可是Sir您在生病,最好还是不要走动了。”Jarvis有些为难。

       “你不能拒绝我,Jar。”

       看着Tony倔强的眼神,Jarvis只好妥协。他背对着Tony坐在了床的边缘,“上来吧,Sir。”

       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之后,Jarvis的背上一沉。他低头看了看自家Sir像八爪鱼一般死死缠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和双腿,无奈地笑了。

       “抱紧了,Sir。”

       Jarvis被Tony身上独有的气息包围着,蹭在他脖子上的柔软的深色发丝像是一直撩进了他的心里——有点痒,还有点酥酥麻麻的。

       他小心翼翼地慢慢挪动着步伐,从卧室到客厅仅仅几十步的距离像是走了一辈子。

       因为他背上的,就是他的整个世界啊。

------------- 

       Tony静静望着Jarvis整理好床和被子,关掉顶灯。

       他穿着和他一样蓝色睡衣,抬手关灯的动作露出了一截形状优美的小臂,修长却不会有瘦弱之感。Tony偏爱的浅金色的头发软软地垂在额前,把本就迷人的蓝眼睛衬得更加清亮。

       Tony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他的Jar啊,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柔软的床垫在他身边下陷成了一个令人心安的弧度。

       “Jar。”

       “Sir?”

       “不行,我得再为你做一次筛查和升级……”

       “Sir……”

       “加固防火墙,优化系统和运算速度,提高安全性……”

       “Sir……”

       “还要给你再加上几个更厉害的反入侵程序,对,就这样决定了,我一定要把你变成全宇宙最先进的系统,连外星人都彪不过的那种!J,你帮我想想还可以怎么改进……啊对了,我想到了,可以……唔……”

       Tony接下去要说的话被两片柔软的唇瓣悉数堵回了肚子里。灵活的舌轻车熟路地细细扫过他的上唇和贝齿,温柔地绕上他的舌尖,缠绵着步步深入。不知是不是因为发着烧,Tony的头变得晕晕乎乎。

       恍惚间他回忆起了他们的第一个吻。那是Jarvis被载入实体的第三天,落地窗的玻璃上覆盖着晶莹圆润的雨珠。Jarvis正低着头专注地帮Tony整理手稿,而Tony则趴在工作台上肆无忌惮地用视线描摹着他的Jarvis,从头发到眼睛到鼻子到嘴唇再到下巴,一遍又一遍。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上前吻住了Jarvis的唇。他看见了对方骤然放大的瞳孔和一瞬间的惊慌失措,于是放慢了动作,安抚着像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的金发男人。在他的引导下,Jarvis的回应也从最开始的青涩笨拙渐渐变成了后来的喧宾夺主,屋内炽热的呼吸融进了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Tony有些失神地回应着这个慢慢的、克制的,却燃烧着深情与爱意的吻,几乎要溺死在那片温柔的汪洋大海。严谨而逻辑清晰的公式和代码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天才大脑里最终只剩下铺天盖地的Jarvis,Jarvis,Jarvis。

       不知过了多久,Jarvis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Tony的唇。

       “您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呢,Sir?”他调笑地在Tony耳边轻轻呢喃着,暧昧上扬的尾音让后者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J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都是Sir您教得好啊。”

       “你……”Tony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刚想赌气翻身,却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微凉的唇在他的额头落下了轻轻一吻。

       “睡吧,Sir,早点好起来。明天还有很多很多事情等着您去做呢。”Jarvis把Tony往怀里又搂了搂,用下巴轻蹭着他的发顶,“这个世界需要您的守护,而您的后背,就安心交给我来守护吧。”

------------- 

       是了,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是生或者死,他都会在他的身旁守护他,一直一直。


-----END-----

碎碎念:
火锅吃嗨了有点胃疼,于是想码个没有营养的小甜饼自我安慰一下【手动再见】
说真的每次身体不好的时候就特别想要一个老贾QAQ因为他真的是全世界最温暖最温柔的人了啊QvQ【国欠贾的怨念】
emmmm……不过明明刚开始码的时候还疼得冒冷汗来着,结果码完的时候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不疼了甚至还有点饿………
大概是因为爱情吧


 

评论 ( 5 )
热度 ( 83 )